首页 »

明清盔甲与西欧蕾丝,一个百炼刚一个绕指柔,怎么穿越时空“穿”在一起?

2019/9/11 17:52:11

明清盔甲与西欧蕾丝,一个百炼刚一个绕指柔,怎么穿越时空“穿”在一起?

从头盔到箭套,从翎羽到貂毛,全套明清甲胄在世界上极其罕见,首次公开展览;从作画到成衣,从童装到男装,西欧手工蕾丝花边精制各种服饰,竟然如此多用。

神奇的是,古代盔甲与当代蕾丝,一个百炼刚、一个绕指柔,这次穿越时空“穿”在一起。今天(24日),它们分别从北京和爱丁堡来到上海纺织服饰博物馆,在同一幢楼、不同层面隔空对话经典与时尚,成为2018第24届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国际时尚论坛暨第17届“环东华时尚周”的两大系列展览。

 

实战铠甲和五彩龙袍,当属谁人

 

“你看,这头盔的两支翎毛上还有淡淡的龙纹……”来自京城的民间收藏名家李雨来,指着一件大约300年前的“职官甲”,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这副甲胄不仅躯体各个穿着部分完整,而且带有皮草装饰的头盔,还有护心镜、腰带、弓套、箭套等不同附件,仿佛取上兵器就能奔向战场。至于长长的翎毛,还无从考证来自雕毛还是其他鸟类;如何刻印龙纹图案也是一个谜,但足以想见盔甲的主人应为高阶战将。

在上海纺织服饰博物馆4楼“中国传统织绣文化展”上,李雨来夫妇从历时30余年收藏的上千件织绣藏品中精心撷集,此次在沪展出唐代对鸟连珠纹锦、元代几何纹织金锦、明代龙纹妆花缎件料等107件,包括首次对外展出的大阅甲、实战甲等5件甲胄。他们透露,其中的职官甲是2012年其子从美国旧金山拍卖会上拍得海归的。

 

据了解,作为冷兵器时代的“防弹衣”,当时甲胄分为阅甲和战甲。战甲的里层缝缀金属甲片,具有防护功能,记者发现其中一件明代晚期就是面子为织物,里子为铁片,而且呈瓦片状分布;阅甲则是织金面料,镶嵌密集铆钉,其头盔上还装饰有羽毛以及貂皮材料等,主要功能还在于礼仪等级制度。

在展台上,这些甲胄的袖展有的长达198厘米,腰宽则有88厘米,显得人高马大。甲的形制为上衣下裳,肩甲、臂甲、护腰和护肚等部分都分别缝缀,胸前则悬挂护心镜。其中,下裳还分为左右两片,便于骑射。

同样值得注意的,也是藏家珍爱之一,是一件明黄江绸五彩绣的“十二章龙袍”,在现场数十件所谓明清“龙服”中独树一帜。李雨来介绍,事实上,到乾隆年之后,清廷才对礼仪服饰制度尤其对龙袍纹样做了严格界定,包括其中的12种章纹。通常,只有皇帝、皇太子及其后妃们才可穿用,其他人等不得穿用。这件龙袍十二章纹,按照服制应为皇帝穿用,袍上正龙龙首正向,平视前方,龙身盘绕踞坐;行龙龙首侧向,辅以海水江崖、五彩祥云等。

 

Lace之美,源于破坏性装饰

 

“解开”战甲、“脱去”龙袍,之后的“画风”则是突变。在上海纺织服饰博物馆2楼,“百年蕾丝,设计之美”展览给你刚柔并济之感。

镇“展”之宝,当属蕾丝夹克。当柔美纤细的蕾丝遇上帅气硬朗的夹克,碰撞出怎样的时尚火花?此次展览的英方策展人、爱丁堡大学艺术学院时尚学部主任Mal Burkinshaw告诉记者,2014年他参观沪上纺织品和服饰博物馆,中国传统服饰精湛细节和精致工艺让他印象深刻。于是,蕾丝夹克的创意在他脑中萌发,最终耗时1300多个小时打造了这一系列创意蕾丝夹克。这8件半透明的夹克,从童装、女装到男装都有,其上蕾丝纹样一丝一线、一丝不苟“勾画”,仿佛文艺复兴人物肖像,也被喻为“蕾丝肖像画”。有意思的是,展品都得到苏格兰国家肖像艺术馆的图像授权以及百年老店——Sophie Hallette 蕾丝工坊协助和支持。

蕾丝(Lace)究竟源于何时何地?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大约在1550年间,欧洲盛行切口装饰,将完整的外衣面料故意剪开口子,露出里层衣物的鲜亮色彩,以达到装饰效果。但这种破坏性的装饰手法,是一种严重浪费,于是一些能工巧匠开始研制各种花边饰带,蕾丝就此出现了。因此,真正的蕾丝不早于15世纪晚期或16世纪早期,质量最好、最为时尚的蕾丝则由意大利、法国和比利时生产。从那个年代的绘画作品中就可看出,人物服装和纺织品边缘都镶有精致的蕾丝花边。

作为此次“文化自信与文化责任”系列展览的总策展人,上海纺织服饰博物馆馆长、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和上海时尚之都促进中心主任卞向阳教授介绍,2016年东华大学馆藏的33套海派旗袍精品首次亮相英国爱丁堡艺术节,今年爱丁堡大学则携百年蕾丝“回访”环东华时尚周,中外联合策展以服饰为媒架起中西文化融通的桥梁。

此间同期进行的“中国传统织绣文化展”、“百年蕾丝,设计之美”展览以及“技艺・记忆——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服饰展”,均对公众免费开放。